CoPang

微博同名
IG: c.c.pandas
twt: ConniePang_

嘿嘿嘿,公開一下我畫的特典。
@叫我总攻大大 的本子《我家傻攻是大佬》,趕快去看看內容了解了解一下吧!啾!
我發現我不會放超鏈接...我放留言好了😂😂

@叫我总攻大大 的傻攻出本子啦!
是甜甜溫馨又可愛的南碩文!還有我最愛的閔玧其客串!(好像不是重點)
然後特典那倆名信片是我畫的(害羞)
有看過文的快去了解了解!沒看過文的不如去看一看?真的很好看噠!
好啦,其實也沒啥人會看到此文,不過還是想幫忙宣傳一下❤️
祝本子可以落到好多好多阿米女神手中!❤️

其實我也不知道最近自己是在幹嘛,再不練習畫功就會退步了吧,但時間真的不夠用要哭了。

好奇一問大家是不是都比較喜歡電繪?

其實水彩我也很愛,這有放微博,特別感謝 @叫我总攻大大 教我用超話(有沒有好蠢呀我😂

我有微博啦!(撒花
我這一個風格不明的用家,
一時寫一下垃圾文,一時放一下亂畫的畫,
竟然突然有二百粉,就偷偷說一句,我有微博啦,名字跟頭像都一樣,會加油多放飯繪的,謝謝大家的每一個點讚跟推薦,lofter是一個可以很容易讓我感到心滿意足的地方,謝謝你們喔!

【飞咻】為什麼臉紅心跳的只有的我

短打,完。

閔玧其,大三,攝影社社團的副社長,現在覺得有點苦惱,首先他的右肩很酸,背很痛,然後就是心臟啪啪啪啪地跳個不停感覺下一秒鐘就會腦子因供氧不足而暈過去。

為什麼肩會酸,因為一顆沉甸甸的頭正壓在那長年沒受過鍛煉的幼肩上。

為什麼背會痛,因為生怕一個小挪動就會弄醒對方所以已經維持住同一個姿勢將近半小時。

為什麼心會啪啪啪啪跳,因為他媽的那挨著自己睡得正香的人正是自己暗戀的對象!

金泰亨,大一,一進入攝影社就志氣勃勃地自薦做主席,這種雖討好但吃力的職位當然也沒人會跟他爭,所以順利地成為了社長,還聰明地拉了個去年的小幹部當他的副社長,然後大家都覺得還好有閔學長當副社長,要不然所有人都會退社。

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就是社長有點兒太四次元,每每總會提出一些新奇刺激但不太有趣的活動,什麼深夜偷潛入去校長室用校長的視角去鳥瞰這個校園,深夜的校園有什麼好拍的!什麼在凌晨四時補捉在這城市失眠的人,最好四點鐘會在路上看到人了啦!幸好副社長是個冷靜沉著的正常人,總能三兩句就駁回那些天馬行空的方案,想到其他較正常的活動和地點去拍美照。

前陣子社長破天荒提出了一個頗為正常的活動方案,到郊外的獨立屋拍星空,副社長也覺得可行就點頭了,終於有一次自己提議的東西得到通過金泰亨整天都掛著四方嘴走來走去,閔玧其覺得自己簡直像是喜歡了個傻子。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這個傻會長的,閔玧其是真的不知道,但兩個人有時單獨留下來收拾社團活動室時,一些有意無意的肌膚接觸總讓他心臟悄悄停頓了一下,本以為是因為同性間的接觸而感覺突兀,但細想也不對,平時被朋友摟著肩拍著背也沒有那些奇怪的悸動,嗯,閔玧其不太敢繼續研究當中的原因,選擇先忽略。

聖誕節那段時間因為社團將會舉辦個小小的聖誕派對,他們倆又獨自一起留在活動室,進行簡單的佈置。

“閔學長你剪膠紙我來貼效率比較快。”某些時候閔玧其覺得金泰亨其實不蠢,就是思想比較跳脫。剪了幾條遞過去,傳接間手指輕輕地碰觸到,又是這些可有可無但總是在掃到皮膚一刻會順道輕掃一下胸口那一塊的小接觸。

隔會兒金泰亨說要很長的一條,閔玧其剪完為免膠紙太長會黏成一團,唯有抓著頭尾等人來拿,而且還聰明地盡量拿得很邊邊,這樣金泰亨接手時應該不太會碰到自己了吧,然而理想與現實還是差挺遠的,明明一大條膠紙抓哪都可以拿穩,但對方還是非要抓靠邊的位置,手掌完全是貼上來包著自己的手去拿的,經過幾次這種交接,感覺到所有血液都倒流到心臟處,因為它正緊緊拴成一團,沒有多點血液去供氧恐怕下一刻心臟就會因過勞而停止運作。

對,就是在那一天閔玧其明確了自己對金泰亨的感覺。

閔玧其曾經在喝得微醺的時候向室友傾訴那些少男心事,室友問,對方總主動和你有身體接觸你不會懷疑他也喜歡你嗎?閔玧其搖頭,他覺得正正相反,就是因為對自己沒有感覺,心中坦然,才可以如此大咧咧地觸碰到也不會尷尬地避開,才可以臉上毫無波瀾地繼續那些觸碰。

閔玧其為了不表現出自己的異常也只能也裝作不在乎,不去迴避那些貼上來的溫度和氣息,像是並排坐時靠在一起的膝蓋,說悄悄話時不小心掃到自己耳骨的唇瓣,興奮時搭上肩的手臂和貼過來的胸膛,以及現在挨著自己熟睡時貼在一起的手臂,本以為溫暖的只有他的笑容,其實身體的溫度才是暖得要人命,不然怎會每每靠近就能燒紅了閔玧其的耳背。


一到了租借的場地,閔玧其就直奔房間補眠,一趟車程到底奪走了他多少精力才可以一躺上床就一秒進入夢鄉。

金泰亨挺是抱歉的,知道應該是自己弄得他在車上睡不好,就由著他睡到晚飯煮好才去喚醒他。

咚咚咚地敲了幾下門,沒人應,金泰亨輕輕地打開門探頭一望,副社長還在熟睡中,靠著房外的光摸到床邊開了盞床頭燈,敢情是突如其來的光源刺目,床上的人卷著被子一個翻身整個人就縮進被窩裡背向著光源,金泰亨輕笑,拍了拍被子笑著說:“要吃飯囉,再不起來外面的晚餐都要被吃光光了啦。”

一聲哼響也沒聽到,金泰亨拉起被子一角,把頭伸進被窩內,傾身去靠近對方的耳朵,壓著聲音喚著,“閔玧其,該起床了。”

不知是被聲音嚇到還是被吐出的氣息搔到,閔玧其一個激靈翻身躺平,金泰亨反應不及沒有避開,嘴唇差那麼一丁點就能碰到他的鼻尖了,金泰亨立刻挺直身軀,本來頂在頭頂的被單也順帶被牽走,一縷涼氣即刻襲向床上的人,凍得閔玧其馬上伸手去搶被子,金泰亨無奈,邊說著要起床了的話邊跟他拉扯著被子,但還是鬥不過就放棄被子爭奪戰,叫他待會醒了就出去吃飯。

一聽到關門的聲音閔玧其又把頭埋進被子裡,不過這次不是想睡,而是想遮住自己害羞的紅臉。

晚上大家都吃飽收拾好就拿著大大小小的攝影器材上天台準備拍下只能在郊外才欣賞到的星空,一到天台大家都忍不住嘩了出聲,數不清的星星灑滿天際,眼球動一動感覺又有多幾顆小星星跑出來,努力地散發光芒爭相跑入大家的眼睛內,看見大家都為了這片星海著迷,什至連平時表情不多的副社長都露出了微笑,金泰亨很自豪自己做對了決定。

值到凌晨兩三點,社員們都驗收到好作品,就一個接一個地下樓休息,走著走著就只剩下正副社長二人。

金泰亨看著閔玧其,一整晚都揚起頭專注地凝視著天空,總覺得他眼底裝著很多難以言喻的心事,剩下二人獨處不禁想窺探這人的內心,決定先謹慎地開個話題,“你還不去睡覺?”

閔玧其依舊注視著星空,“還不困。”

不困是真的,但更想與旁人待在一起多一會兒,看著一片星海,忽然感受到宇宙真的很深,眼中的星點很小,但細想於這些星球而言自己的存在才是真的比微塵更來得渺小,真的很渺小呢人類,想想我們的生命也沒有很長,有沒有好好珍惜那不多的時間呢?好像並沒有,一直都在錯失和後悔,因為一直都在怕,一直不願意踏出一早為自己劃下的舒適區,假裝每天過得很好,其實每天都在得過且過。

對著浩瀚的風景總容易來一場盛大的人生反思,所以思前想後痛恨了一番自己沒有活出人生,其實閔玧其主要最苦惱的是,到底要不要向金泰亨表露心跡,但他就是慫,還剩半個學年要對著這個人,說白了一定會很尷尬。

金泰亨見閔玧其眼尾也沒瞄他一下,在這一刻特別想刷存在感,挪了挪椅子靠著他旁邊坐,掃了掃手臂,“晚上風挺大的,”邊說邊貼過去:“讓我取一下暖。”

閔玧其終於把目光從夜空移向旁人,盯了幾秒忍不住問:“為什麼你就是可以這麼隨意地靠近所有人?”

“我沒有,我不是什麼人都會這樣靠過去的。”金泰亨眼神堅定,表情是平時少見的認真。

“你這樣,就不怕我誤會嗎?”深怕會被他嚴肅的眼神灼傷眼眸,閔玧其移開目光才敢輕聲地說。

“我不怕你誤會,我只怕你會因此而避開我。”
“我雖然是個自來熟但我平時跟人還是會保持友好的距離。但對著你就是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有接觸,不像你總是一臉平靜,我可是每次都心跳個不已。”雖然讀不懂閔玧其的表情,但金泰亨還是決定豁出去,“簡單地說就是,我喜歡你。”

閔玧其聽著聽著就覺得不對勁,然後聽到最後的告白忍不住睜大雙眼看著金泰亨,想告白的瞬間被對象先表了白,比起高興更多是吃驚。

然後再回想一下,不對啊,一臉平靜的是對方吧,心跳個不行才是自己吧,急著想證實這一點,閔玧其一下就抓著金泰亨手腕把他的手掌貼上自己胸口,“是誰說我很冷靜的,每次你靠近我的心就是這樣子跳,跳到我都怕自己有心臟病了!”閔玧其愈想愈不忿,再補一句,“才不像你可以這麼自如地撩人呢!”

“所以說,會臉紅心跳的不是我囉...”金泰亨咧出個四方嘴來,表明著自己現在正處於很開心的狀態,“所以說,我們是兩情相悅囉!”

閔玧其搔了搔頭髮,點了點頭,“嗯,好像就是這樣。”

金泰亨笑得一臉寵溺,仿佛下一秒就滴得出蜜來,“閔玧其,不如我們一起等日出。”

“不好吧,還要等兩三個小時會困死。”

“剛剛明明說不困的,那我們回去一起睡吧!”

“這...這麼快?”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睡覺。”慌張的副社長很可愛,逗得金泰亨更樂了,“而且,我們本來就編了同房呀,想什麼呢我們副社長。”

閔玧其惱羞成怒起身就走,金泰亨笑著追著他然後從後抱著人兒,“交往吧,今天是第一天。”

被抱的人輕輕點頭,身後的人高興得捧著臉蛋啵吱一聲親了一下就拉著人下樓回房。

閔玧其以為金泰亨說著那些話會有多正人君子,回到房最後還是被吃了豆腐,嘴也親了,人也抱了,哦是擁抱的抱,最後還是天空泛著魚肚白快天亮時才相擁入眠。

回程時兩人都困得很,但嘴角都沒停過上揚。

“靠著我睡吧,昨天挨著你一整個車程的回報。”

“念你還記得。”

“當然記得,我成程都是在裝睡。”

“金泰亨...找死?”

“只能說你演技好啦,我真的以為你是宇宙大直男來著,只能靠這些怪招黏你。”

“嗯...現在......多黏也沒關係。”

金泰亨瞅了瞅旁邊的同學都沒在看這邊,瞬速就落了個吻在閔玧其唇上。

“是你引誘我的。”看著閔玧其氣急的模樣,金泰亨落出勝利的笑容,“放心,以後都會黏著你不放。”

“好。”


The end.
-------

套用了一下跑彈的畫面,那一幕看了十幾遍,太甜了!